宁波青年诗群研讨会在京举行

文章来源:高要文学网  |  2019-12-11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浙江宁波素来有着良好的文学氛围,一批批文学新人在这里不断涌现。4月10日,由中国作协创作研究部、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诗刊社、浙江省作协、宁波市文联联合主办的“诗坛新声:宁波青年诗群研讨会”在京举行。中国作协副主席吉狄马加出席会议并讲话。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叶延滨、浙江省作协党组书记臧军、宁波市文联党组书记邹大鸣,以及谢冕、吴思敬等20多位专家学者与会研讨。研讨会由《诗刊》常务副主编商震主持。

吉狄马加说,当前诗歌有着良好的发展态势,很多诗人对时代进行了深刻的思考,不断提升自己的诗艺,写出了优秀的作品。当我们将目光聚焦在某个地域的诗歌创作时,我们既要关注地域元素对诗人创作的影响,分析出这些作品的精神来源,也要将它们放到当代诗歌发展的总体态势之中进行考察,探究它们在见证时代、反映人民心声等方面展现出来的力度。

此次研讨会围绕高鹏程、张巧慧、陈德根、钱利娜、寒寒、金黄的老虎、哑者无言、山叶、应诗虔、袁志坚、顾宝凯、札拉里·琴、秦旭、宇文珏、朱夏楠等15位宁波诗人的作品展开讨论。在这些诗人中,有6位是土生土长的宁波人,有9位则是从其他地方来到这里扎根的,他们以各具特色的诗歌创作展现了宁波诗歌的崭新气象。与会专家学者谈到,宁波有着丰厚的文学传统,而且重视文学人才的扶持和培养,文学名家积极帮助、鼓励文学新人创作,文学新人之间也乐于互相交流学习,在精神上、创作上相互支撑,形成了强大的“诗歌场”。所以,尽管来自不同地方,他们的诗歌都带有一种江南的气韵。

会上,专家学者以多对一的方式对每位青年诗人的作品进行了点评。大家认为,从日常生活细节发掘诗意,是这些诗人在诗歌创作中的共同倾向。高鹏程的诗从身边的事物、自我的经历写起,善于对写作对象进行“知识考古学式”的探寻;陈德根的诗将生活细节抽象化,注重情绪和哲思的表达;袁志坚的诗在冷峻的细节叙述下暗涌着命运的沉思;寒寒、顾宝凯、札拉里·琴的诗歌也是因为有细节、有感悟,所以打动人、不空洞。有的人更关注自我,而有的人更关注他者,这让他们的作品产生了区别。哑者无言的诗关注普通人的生存困境,为一个个容易被忽略的人写下生动的记录;应诗虔的诗聚焦自我行踪与内心情绪,表达出青春的放肆和忧伤;从秦旭的诗中可以读到“自我搏斗”的惊心动魄,从山叶的诗里可以感受到那份自足、乐观的心态。此外,一系列水乡意象的出现,让他们的作品产生一种辗转、迂回和婉约的美感。比如张巧慧的诗,情绪、意象、语言紧密缠绕,写出一种莫名的忧伤。而钱利娜无论写什么题材,都有举重若轻之感,使其诗歌具有“水一般的流动性”。金黄的老虎在这群诗人中是个异数,他的作品轻松俏皮,极大地释放了语言的能量,非常具有识别性。宇文珏、朱夏楠对传统诗词情有独钟,前者注重作品的音乐性,后者讲究用“旧体”写“新思”。

与会者还就每位诗人作品中的不足和有待提高之处提出了中肯的意见与建议,并对宁波青年诗群今后的创作提出了更高的期许。比如大家谈到,有些作品只是把生活本身写下来,没有能够加以诗意的概括、提升;有的作品局限于个人的小悲伤,缺乏大情怀;有的作品语言还不够精练,可以进一步打磨。伟大的作品总是与时代的变迁、人民的命运密切相连,与会者希望青年诗人们不断提升思想境界,以更广阔的视野来进行观察、写作,在诗歌创作上实现新突破。

慢性肠胃炎消化不良

汉森四磨汤有哪些功效

虫草菌粉跟冬虫夏草是一样的吗

长期熬夜小便发黄怎么办
小儿厌食用啥中药好
整肠生需要放在冰箱里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