较好革命吧女神二百九四以正义之名黑暗将至

文章来源:高要文学网  |  2020-09-21

革命吧女神 二百九四 以正义之名,黑暗将至

“情况这么糟吗?”

山脊上,班纳眺望山下的庇护河谷,脸色铁青。

午后时分,本是河谷村镇最喧闹的时候,现在却空荡荡的,碎石路上见不到几个人影。

班纳接收管理权的第十天,庇护河谷的常住客从上千人急速缩水到不足三百人。偌大的河谷村镇,显得无比萧条。

“你们到底是怎么执行的?外层区有上千人啊,难道大半都不是好人?”

他转向身后那些执行者们,话里明显带着怒气。

“就是照着你说的规定在做啊,该清扫的清扫,该惩治的惩治,我们也不明白这是怎么了!”

“班纳,要全照着你的要求做,外层区现在恐怕留不下一个人!”

“这不是我们的问题,班纳!大家都尽力了!”

忙活了十天,却看到了这样的结果,执行者们也很沮丧。再被班纳数落,几个年轻气盛的圣武士终于忍不住出言反驳。

班纳楞了楞,这还是同伴第一次正面顶撞他,还不只一个。

他冷笑道:“所以,你们并没有严格执行我们商量出来的规定?”

另一个圣武士怒声道:“那不是商量出来的,是你一个人拍脑门想出来的!你不能老是只在夏安迪亚动嘴皮子!”

“加斯东?”

亲密好友也出言反驳,令班纳更加意外,他苦恼的道:“难道我不想亲眼去看,亲自去做吗?可导师的话我不能违抗!”

他看向红发少女:“格罗妮娅,你觉得呢?”

“我……之前就说过,事情比较复杂”,格罗妮娅说:“我也不相信外层区大半人都是坏人,也许还有另外的原因。”

班纳若有所思:“另外的原因?”

“具体是什么我也看不清楚,毕竟我只是新人,可我确实觉得,没有亲眼看到,亲身体验就做决定,的确有些……草率。”

格罗妮娅沉静的话语不仅让班纳没有动气,其他人也纷纷点头。

“没错,我不能再蹲在夏安迪亚里面只动嘴皮了”,班纳叹了口气,脸色好一阵变幻,决然的道:“我要出去!我要亲自看看,到底是什么在阻扰我们!”

加斯东皱眉道:“但是导师……”

“导师会原谅我的,就算不原谅,我也愿意接受任何责罚!”

班纳说:“这是为了我们的正义!”

圣武士们都松了口气,班纳敢突破禁令,亲身上阵,至少能明白他们到底面对着什么样的局面。

就连加斯东也感激的看向红发少女,这都是格罗妮娅……公主殿下的功劳啊。

“班纳?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夏安说过……”

守在峡谷关卡的圣武士见到他们,格外讶异。

班纳冷冷的道:“你们可以去通知娜玛,但别想阻止我们!”

“这跟娜玛有什么关系?我们只是尽职而已。”

“班纳你敢出去,不怕导师会处理你吗?”

“导师的话你都不听了,你到底是什么居心?”

守卫们也怒了,圣武士本来就没严格的等级观念,夏安迪亚圣武士在这方面更是淡薄,彼此间是靠威望和信赖团结在一起。班纳无视夏安禁令,守卫自然满腔愤概。

争吵持续了没多久,发展到了推攘。

“到处都找不到你们,原来在这里,不该在矿洞修行吗?”

熟悉的声音响起,竟然是奥图。大概是见到矿洞空了,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才急匆匆的到处找人。

“跟你一起修行?我的信仰会被染黑的!”

“关你什么事?一边去别说话!”

“滚!懦夫!”

被一同下了禁足令的人招呼,班纳这边的人感觉像是被自己人背叛了,恼羞成怒,矛头转向奥图。

奥图拦在门口,高声嚷道:“在矿洞里修行就是要反省之前的作为!再违反禁令,夏安一定会很失望的,你们绝对不能出……”

话没说完,他被一个圣武士挥拳砸在脸上,其他人冲上去,围着他一顿拳打脚踢。

“住手!”

眼见一个圣武士握起的拳头闪动金光,格罗妮娅冲上去挡住这一拳。金光击打在背部,让她踉跄几步撞到墙上,额头顿时擦出一片血痕。

她捂着额头,对吓得脸色惨白过来道歉的圣武士摆手示意没关系,再急切的道:“都是圣武士,怎么能互相争斗?快停手啊!”

推攘停止了,现场沉寂了好一阵,班纳对守卫们冷哼一声,带着同伴扬长而去。

不是所有人都跟上了班纳,没被禁足的平民派圣武士还没动作。

一些人围着格罗妮娅,有的殷勤的掏祛除疤痕的药膏,有的关切的询问伤势,还有的责备出手的那个家伙。圣武士会低级治疗术,擦伤根本算不了什么,可格罗妮娅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能在额头留下伤疤呢。

另一些人则是看看格罗妮娅,再看看加斯东,两人都没动,他们也就没动了。

“让班纳他们在前面看情况嘛,咱们跟得太紧,怕他又要说咱们动手脚遮掩”,加斯东说。

他又对满脸不忿的守卫道:“我们也不想这样的,班纳那些人,有时候也太冲动了。”

守卫怒哼一声,不理他们,派人去通报娜玛等导师会的核心成员了。

没人理会奥图,即便他被打得鼻青脸肿。在守卫眼里他跟班纳依旧是一伙的,在加斯东等人眼里他仍然是个“叛徒”。

奥图坐在角落里,看看格罗妮娅和加斯东,再看班纳等人出去的方向,又瞅瞅守卫,忽然生出极度陌生的感觉。

夏安迪亚圣武士以前只是大致分出了两派,现在好像进一步分裂了。

“夏安,你在哪里?为什么还不回来?”

难以遏制的恐惧在奥图心中开始蔓延,他觉得夏安迪亚正陷入危险的境地。

………………

奥图的预感在傍晚就应验了,夏安迪亚中心木屋的争吵声高亢而激烈,以前从未有过。

盆地里没有资格出席导师会的人,大多都聚到了外面,他们听不清楚争吵的细节,但都忐忑的关注着里面的情况。

“总之,班纳你这完全是疯了!”

娜玛气得胸脯剧烈起伏:“那些冒险者已经不在外层区了,凭什么还要去管制他们?那会引发剧烈冲突的!说不定还要招来普雷尔公爵的人!”

导师会原本是为守卫指称班纳等人不顾夏安禁令擅自出谷而召开的,没想到班纳并不为自己辩解,只说等夏安回来该怎么处罚都认。然后他提出了增加人手的要求,理由是要对搬到外层区几公里外的数百冒险者采取“强制措施”。

庇护河谷并不是真正荒废了,大多数冒险者搬到了外面,自己搭帐篷造石屋,弄出了一片临时的聚居区。

夏安迪亚附近已经是知根知底的熟地,冒险者们住习惯了。现在又有了贝塔城的交通服务,他们都不愿意真正离开。同时他们也知道了夏安迪亚内部的“路线斗争”,认为班纳这帮人的胡闹很快就会消停。想着等到风头过去了,再搬回庇护河谷。

班纳认为这个新的聚居地也属于夏安迪亚的管辖范围,当然他所倡导的“善良秩序”会让庇护河谷更兴旺,这一点也需要这些人来证明。所以他要求导师会授权他调动更多圣武士,去“强制说服”这些冒险者搬回来。

“你害怕了?”

班纳冷笑:“这破坏了你的阴谋算计?”

娜玛不解,皱眉道:“你在说什么!?”

“娜玛,你愧为圣武士!”

班纳义正辞严的道:“之前你那么爽快的把管理权交给我,却在背后玩弄诡计!暗中破坏我们想要建设的善良秩序,挑唆冒险者离开外层区,让大家认为我们失败了,你就可以继续走你那条腐化夏安迪亚的邪恶之路!”

“你……”

娜玛身体晃了晃,喘了好几口气才稳住,她怒极反笑:“你们根本就不懂得建设秩序,短短几天功夫,就把外层区的繁荣给扼杀了,然后再怪到我头上?班纳,真没想到,你也学会了血口喷人这一招。”

“我是有算计,但那不是针对你!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和你那些人只会破坏,但这是个契机,向我们的竞争对手展示力量,让他有所顾忌,让他伸到夏安迪亚的手能缩回去!”

“没错,班纳,我是在把你当刀用……”

她看向班纳的目光里满是怜悯:“用你来警告普雷尔公爵,让他不要继续染指我们这片试验地。”

“你们只知道什么善良秩序,对神陨高原现在的形势又有多少了解?你们知不知道,贝塔城已经吸收了上万冒险者,而在外层区常住的冒险者里,有一半其实是在贝塔城落户的?”

“你们知不知道,普雷尔公爵正通过交通和贸易这些手段,从各方面渗透我们夏安迪亚?外层区的经济来往,正带动着我们的资源,我们的财富,源源不断的流向贝塔城?”

“这是一场战争班纳,一场没有血火,争夺人心,你们压根不了解的战争。导师为什么要指示我们发展外层区,就是要跟普雷尔公爵进行这样的战争,在战争中寻找纯粹的正义。”

“你和你的伙伴们只知道埋头践行那种偏激的正义,那是在摧毁我们的根基,是在资助敌人!”

娜玛的解说如高山倾泻而下的瀑布,蕴含着陌生而强大的力量,不仅导师会的成员们都露出恍然的神色,班纳的脸色也变得煞白。

他下意识的看往某个方向,然后从那头红发上获得了力量。

“真是好笑,我们资助敌人?”

班纳鄙夷的道:“娜玛,你也学会了信口雌黄啊。在你嘴里,普雷尔公爵是敌人,可你的行动却不是这么说的哦。”

“埃斯特!”

班纳的声调突然拔高:“说吧埃斯特!把你知道的都告诉大家!让大家看清楚,到底是谁在勾结普雷尔公爵!想趁着导师不在,把夏安迪亚变成那个大贵族的附庸!”

娜玛异常震惊:“埃斯特!?”

埃斯特忐忑不安的看往某个方向,得了什么指示才稍稍安定,吞着唾沫,畏畏缩缩的道:“我……我听到了的,娜玛你告诉妮可,要跟普雷尔公爵联合开发交通……什么交通资源,要进行全方位的合作……”

娜玛气得胸口快炸了:“那是策略!你们懂什么啊!还有埃斯特,你怎么……”

一时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埃斯特原本站在她这边的,怎么一下子投到班纳那边去了?

“我什么?我是圣武士!”

埃斯特挺直了胸膛,两眼也有神了,直视着娜玛,用明显听得出怒意的语气说:“正义在谁那边,我就跟谁站在一起!我不像你,口口声声说着要当贵族的死敌,见到大贵族就习惯性的弯腰!”

娜玛紧紧咬着嘴唇,一时无话可说。

“是啊,我们是泥腿子,没文化没见识,所以你就可以肆意歪曲欺骗!”

班纳尖酸的道:“正义在每个人的心中,不需要华丽的词藻,也不需要学习,每个人天生就懂!”

这跟正义无关……

娜玛想说,可见到大多数人都附和点头,心中升起一丝凉意,让她开不了口。

班纳乘胜追击:“娜玛,妮可天天都往贝塔城跑,她甚至佩戴了贝塔城冒险者才有的那种护腕,她还掌管着夏安迪亚所有物资的对外交易,天知道她出卖了多少夏安迪亚的利益,天知道你通过她跟普雷尔达成了什么交易?我要求对妮可进行审问,让她把所有问题交代清楚!”

“你简直是……丧心病狂!休想审问妮可来自研讨会的资料显示!”

娜玛顿时激动了:“妮可为夏安迪亚,为大家辛苦奔忙,为了一丁点差价,连红石那种地方都孤身去过,你还有脸说要审问她!?”

班纳向众人摊手:“瞧,事情不是很明显吗?娜玛,承认你跟普雷尔串通一气,阻扰我们建设善良秩序的阴谋吧非洲国家的用电设施也直接越过传统的电直接到了太阳能时代。由于这些国家对廉价、方便的太阳能具有更高的需求!”

魔法师弗朗希斯顿了顿法杖:“班纳,你的指控已经危及了夏安迪亚的内部团结,希望你能更谨慎一些。首先普雷尔公爵跟我们并不是敌人,一定的交流和合作是必要的。其次,没有夏安在的导师会,无权审问自己人。”

议论声响起,不少人都赞同老魔法师的意见,谁也不希望见到圣武士闹分裂,尤其是那些不是圣武士的夏安迪亚住民。

班纳怒声道:“谁知道导师什么时候回来?他一个月不回来,就意味着容忍这些罪恶,这些阴谋继续下去?”

“让一切回归原样不好吗?班纳”,老魔法师叹道,事情就是从班纳闹起来的,外层区也是从班纳接手时乱起来的,作为夏安迪亚里不是圣武士的少数人,他自然看得清清楚楚。

“回归原样?弗朗希斯,你在偏袒娜玛?”

班纳更愤怒了:“你不是圣武士!凭什么评判我们的事情!?”

不少圣武士,包括加斯东也都出声附和,说实话这些魔法师、德鲁伊、游侠什么的,挤在圣武士里,参与导师会决定夏安迪亚一切事务,这种事情他们早就不满了。

大概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圣武士对自己参与导师会表露出不满,往日大家友善互助的幕幕景象,就像肥皂泡般破灭了,老魔法师一张脸瞬间气得通红。

“我不过是看在夏安的份上,以一个长者的身份给你们提供点有益的建议和意见……”

他哆嗦着嘴唇说:“既然你们觉得这是不必要的干涉,从现在起,我就不再出现在这里了。”

老魔法师拄着法杖,气冲冲的走了,剩下几个德鲁伊和游侠也面带怒色的离开,即便娜玛出言挽留都不理会。

因为这些“外人”的离场,围在木屋外的人们喧闹起来,不同派别间相互争执,木屋里的圣武士们听得一清二楚。

娜玛痛苦的摇着头:“班纳……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是想毁了夏安迪亚吗!?”

班纳反驳:“想毁了夏安迪亚的是你啊!”

“外人”走了,木屋里的圣武士们迅速分化成两派,对峙吵闹着,气氛越来越紧张。

“够了啊!”

一个嗓音骤然响起:“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角落里,红发少女站了起来,显得异常激动:“我只是个新人,没资格发表什么意见,更不敢做什么评判,我只知道现在这样是不对的!大家不都是圣武士吗?为什么要相互争斗?为什么不能团结一心?”

圣武士们默然,最初还觉得羞惭,忽然一个激灵。

圣武士,什么时候团结一心过了?

圣武士,不是从来都在相互争斗吗?


兰州有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吗
身体乏力
枣庄哪家专业治白癜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