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农民工火车站等候三天没买到车票突然发维权

文章来源:高要文学网  |  2020-10-24

安徽农民工火车站等候三天 没买到车票突然发疯

金报讯( 边城雨)再有8天就是2006年的春节了,忙碌了一年的外来务工者大部分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开始筹划回家的旅程,宁波火车南站和长途汽车站到处都是急匆匆忙着回家的人们。

前天是春运的第4天,在宁波火车南站看到汹涌的人潮此起彼伏,在雨中排队买票的队伍越来越长,买票队伍中夹杂着各地的乡音,一半都是农民工,只要一张硬座车票,他们就可以快乐启程。但这一愿望是多么的奢侈。

停止售票 仍有数百人不敢离开

前天凌晨1时,天忽然下起了小雨。来到客运南站长途售票处,发现车站方已宣布停止售票,但仍有数百名农民工模样的人在雨中等着站方重新开始售票。看到采访,他们纷纷围了过来,诉说着买不到票的辛酸。一名来自安徽阜阳的民工介绍说,他已经排了两天的队,该轮到他了,但站方却宣布停止售票。他不敢离开,害怕站方突然再开始售票,他又要重新排队。

由于买票的人多,一些卖小吃的也前来向买票的农民工供应食物。一民工花两元钱买了一碗炒年糕,说他老家是商丘的,现在从宁波到商丘27日内的票都已经卖完了,所以只能等以后的了。他扳着指头算了算说:“如果幸运的话,28日坐上车,大年初一晚上就可以见到老婆孩子了。”

买票持久战 行李一铺就进入梦乡

前天在火车站看到,有的农民工已经做好了买票持久战的准备,在候车室的走廊下,许多农民工将随身携带的行李一铺就进入了梦乡。摄影拍照时的闪光灯惊醒了一对梦中的两口子,男的揉着惺忪的睡眼称,他们是陕西来的民工,想买宁波到洛阳的车票,但排了3天的队却没有排到,现在他们打工的工十种有色金属产量3141.65万吨地已经放假了,没有地方去,只好在火车站休息下来,等着买票。

在火因此进一步对俄罗斯的制裁。车站广场附近,到处可以看到没有买到票的农民工,他们不舍得住旅馆,只好在雨中找个淋不到雨的地方休息一下。在南站一个地下通道里,几十个民工一字排开休息起来,有的有铺盖,有的就靠着墙。

票贩子 农民工心中永远的痛

农民工对游走在南站附近的票贩子无不深恶痛绝。据一名来自河南的民工介绍,许多时候他们买不到票,但票贩子却神通广大能弄到他们梦寐以求的车票,当然要付出比车站高许多的钞票。

票贩子一般都是清晨五六点钟出现,在排队人流中招徕生意,如果谈拢,他们就将买票的人拉到外面,一手交钱一手交票。一般情况下,火车票经票贩子转一下手,他们就要多掏100多元。一个农民工告诉,票贩子手中的票他们不敢买,怕买了假票。

令农民工头痛的是,在排队中,还有“托儿”,他们将位置让给想买票的人,就可以收取3到50元的劳务费。更令他们气愤的是,还有的领人硬往队伍里夹塞,他们想指责几句,对方便凶巴巴地想打人,民工们敢怒不敢言。

还有一个农民工告诉,每天早晨站方总是给他们发排队的号码,有人提前到售票口设法弄到排队的号,然后再倒卖,他手中的号就是花了100元钱买的,但排了一天的队,也没有买到票。

买不到票 一名安徽民工发了疯

在前夜的采访中,一名安徽籍民工突然冲上来,拉着非要给他买一张船票不可,说着就要下跪,言语有些混乱。他的老乡赶来将他拉开了,说:“他等了3天也没有买到阜阳的票18日站方说8天内的票全部卖完了,当天下午突然就得了间歇性精神病,送到医院后吃了些药好些,想不到看到他的病又犯了。”

但是,大部分农民工在接受采访时都对宁波有一种感恩心理。外来工对宁波的政府效率和城市建设、生活环境都赞不绝口,一名从事装修的河南籍民工称,在宁波打工是轻松的,感到特别有尊严。

和交谈的农民工都表示,他们不会轻易离开宁波的,宁波是他们的第二故乡,过年后还会回到这片土地上的。

杭州情况 火车站开设余票调剂区

金报讯 ( 郑雪)春运期间,人口流动量大,买火车票成了难题。有人票买多了,又不想损失20%的退票手续费;有人买不到票,愿意花高价买,这就给票贩子找到了发财的机会。不过,从昨天开始,杭州城站火车站统一开辟出一个余票调剂区,买票卖票的可以面对面公平交易了。

在现场看到,这个“余票”调剂区大约只有10多平方米,旁边还站着一名乘警,以防止票贩子混水摸鱼。几个退票的人拿着自己的票和想买票的人正面对面进行交易。

据介绍,从昨天开始,从杭州城站火车站出发的旅客如果需要调剂车票的,一律都在这个车票调剂区进行。火车票调剂价不得高于车票票面价格,违反者一律以倒卖车票处理。



蛋白质过敏的宝宝喝什么奶粉比较好
复方鳖甲软肝片全疗程用药多少钱
千年古方喜获“新生”:“太极藿香正气液传统制作工艺”列入非遗名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