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之翻天第三章迫切的希望位置

文章来源:高要文学网  |  2021-01-23

众生之翻天 第三章 迫切的希望

平淡的口气,淡漠的表情,简单的话语,出尘的气质,这一切都让孙统领很是窝心,但也是无可奈何,人家这种态度,表明了根本没把大汉皇室看在眼里。话虽如此,此时此刻,主子就在身后,狠话总要说上几句,总不能堕了名头。于是酝酿了很久,孙统领终于开口说话了:你。。。

刚说出一个字,他突然感觉浑身一轻,在周围战士目瞪口呆之中,在身旁主子的尖叫声中,他感觉自己竟然很清晰的看到了自己的后脚跟,他很吃惊,于是他抬了抬眼,看到了自己还站着原地。于是他知道了自己的处境,随着身体的轰然倒地,于是,他死了。

“他的话很多,我不喜欢。”欣儿淡然的看了一眼轱辘了很远的孙统领的头,回头看着旁边已经呆滞了的青年男子,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场面很寂静,周围的士兵在那孙统领死的那一瞬间愣住了,对于未知的东西,人们总是带有莫名的恐惧。但此刻听到这句话,一下子冲了过来,把青年男子团团围住,护在里面,然而没有一个人敢拔刀相向。

那名男子神色紧张,结结巴巴道:我叫赵轩。

欣挺进男单8强儿听了之后,面带异色,不留痕迹的瞅了一眼赵轩身侧,又回头看了看身旁仍然神情呆滞的少年,对着赵轩点了点头,“血债总要血还的...”话音刚落,赵轩只见一道白影从面前闪过,霎那间,所有黑甲护卫瞬间倒地。

赵轩惊恐的捂着嘴巴,呆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的一切,惊魂未定。

欣儿回过头,拉着少年,慢慢的向大厅外面走去,边走边说:以后不要再来这里了,你一个人的时候,可没人顾及你大汉公主的身份!

汉国当今天子赵文膝下育有九子,不惑之年得一幼女,对其百般宠爱,其母亲是当今皇后,在宫中地位可想而知。没想到今日竟然跑到了边陲小镇,溜进赌场之后竟然还输光了衣服,只剩下一身内衣,难怪孙统领要赶尽杀绝,这种事情要是传扬出去,那皇家的脸面何在。被人点破身份,赵萱面色通红,刚欲辩解几句,本来跟在欣儿身后的少年,猛的挣脱其手臂,大步来到赵萱面前,双眼通红:你以为这件事情跟你没关系吗?就因为你,你看看地上的这些人,糊里糊涂就失去了性命,他们招谁惹谁了,凭什么你的脸面比他们的性命更加值钱!你好好看看.....

赵萱看着愤怒的少年,面带无辜,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低垂着头,手指搅成为今年春拍市场唯一成交率超过八成的大型拍卖行;另一个是动着衣摆,低声的抽噎起来。

欣儿看着眼前的委屈的少女,神色稍缓,“不要到处乱跑了,护卫应该马上就到。”不等赵萱说什么,拉起仍然愤愤不平的少年,快步离开。

片刻功夫,自小镇东方传来阵阵马蹄声,声音由远渐近,在漫天泥土中,数百铁骑映入眼帘,骑士和马匹身上都裹着极为厚重的银白色玄甲,阳光映在其上,极为刺目。数百铁骑呼啸而来,待看到站在大厅门口的少女时,纷纷下马,依次列跪在赵萱面前,领头一身披红色大氅,低声喝到:殿下,末将来迟,让殿下受惊,请殿下恕罪!

赵萱神色疲倦,挥了挥手示意战士起来,对着骑兵首领道:把里面的村民好好安葬,孙统领和战士的骨灰带回京城厚葬。还有,这些村民们的家属一定要妥善安置,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不用过问,我会跟父皇解释的。

骑士首领安排下事宜后,跟在赵萱后面小心翼翼地问道:殿下,陛下那边很是担心您的安全,您看....

赵萱坐上一辆准备好的马车,掀开窗帘,看了一眼小镇,面色落寂:给父皇传信,我回去了,你这边处理好事情,赶紧跟上。

骑士首领面露喜色,点了点头,对着麾下将领挥挥手,几百铁骑环绕着一辆马车,缓缓离去。

小镇最西边一座古朴的宅院,周围的篱笆早已破落不堪,园内青竹点缀,增添了些许生气。少年闷声的坐在屋内竹椅上,一改往日嬉皮笑脸的模样,从回来后就一言不发,只顾看着桌上的蜡台发呆。

少年名叫木子天,三岁时被十三岁的杜欣儿带到小镇,两人相依为命。杜欣儿经常外出小镇,有时十天半月不回,好在小镇的男女老幼颇为和善,木子天又生的乖巧可人,嘴巴又甜,便在百家饭中长大。平日里,跟李大周扒皮他们几个嬉笑打闹,好不自在。可今日,他们在自己眼皮底下一个个倒下,自己却毫无能力,这种感觉,真的...真的很难受。

木子天想着倒在血泊之中的李大几人,心如刀绞。

杜欣儿走过来,爱怜的轻抚着木子天的脑袋,轻声安慰:小天,这种事情,你要看开一点,你现在年纪也大了,虽然你心智也较为成熟,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弱肉强食,一切靠实力说话。在绝对实力面前,任你机智过人,机关算尽,也毫无作用!

木子天听了这番话,想着惨死在赌场里的众多乡亲,目光灼灼的盯着杜欣儿,一字一顿道:我、要、变、强。

虽然从小相依为命,但关于杜欣儿的事情,木子天却毫不知情,比如说她的身份,比如说她的功夫,比如说她经常消失,又毫无征兆的出现。可是木子天却很清楚,她是自己生命里最亲的亲人。这就足够了。

杜欣儿听到此话,显的颇为激动。木子天生性惫懒,对于什么事情都毫不上心,虽然他天资聪颖,自己也多次强迫他修炼,但他根本就是糊弄了事,整天东逛西扯,有几次气的杜欣儿狠下心来罚他跪了整晚,可第二天他照样跑去赌场瞎混。

杜欣儿平复了一下内心,对着木子天说道:小天,你确金地、招商、华润、九龙仓、首开、保利等知名房企均与中国平安展开合作定吗?这次我可没有逼迫你,修炼一途,很是艰辛枯燥。

“欣儿姐,你说的对,只有自己强大,才能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我不可能永远躲在你背后。木子天握着杜欣儿的手,信誓旦旦,“你放心,我会坚持下去的,我会让自己变强,以后我站在你前面!

杜欣儿展颜轻笑,那一然后写email给你说抹微笑如花儿般灿烂:我相信你,小天。好了,别想太多,今天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们就要离开这里。

“欣儿姐,我们为什么要走啊,再说了我们走了去哪呢?”

杜欣儿看着木子天说到:今天我杀了那么多皇室护卫,咱们再在这待着已经不安全了。你以为皇帝最宠爱的女儿出门,身边能没有几个厉害的护卫?

木子天大惊:今天还有人在?可是为什么他们不出手?

“几个老怪物,不知道我的底细,肯定不会为了几个侍卫出手。再说了,我又没对他们的主子动手,他们肯定不会多管闲事。不过,咱们再呆下去,肯定会有人来探我的底细,咱们还不如就此离去呢,反正你也打算正式修行,这里也不适合。

木子天没有继续多问,对于对于杜欣儿,他不会有任何戒心。想着就要离开居住十几年的小镇,少年心里又有些沉重,拖着缓慢的步子,木子天踱步来到了卧室,缓缓躺下。

晚上。繁星闪烁。

小镇外。数百里的一片林地,几堆篝火旁有一辆雍容华贵的马车,马车周围十步一哨,百步一岗,数百铁骑无一入睡,肃杀之气森然。马车里赵萱用手支撑着脑袋,脑子里浮现着小镇少年怒骂自己的模样……渐渐入睡。

小镇里。西侧的一古老宅院,木子天躺在床上,脑中浮现着李大、周扒皮等人的模样,想象着未来的道路,想象着小镇的一草一木......渐渐入睡。

庭院里。竹林旁,杜欣儿坐在竹椅上,想象着少年成长的一点一滴,看着漫天星辰,心里默默念叨:主母,少爷终于长大了.......渐渐入睡。

今夜。好梦。

铜仁白癜风治疗医院南宁治疗盆腔炎费用多少钱合肥宫颈糜烂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使用方法呼和浩特子宫内膜炎治疗费用多少钱福州卵巢炎治疗费用

银川盆腔炎治疗多少钱
西宁妇科习惯性流产
兰州白癜风哪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