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街上却满是僵尸横行

文章来源:高要文学网  |  2020-01-21

而今天,大街上却满是僵尸横行。
虽然它们一枪一个解决,可实在麻烦,况且它们快如风,力无穷。比如说,有人坐在跑车上从僵尸群里逃出而它们却轻松追上来,其中一个一手举起你的车,扔向空中。
一个美好的世界。
在上课,突然老师大叫快跑。因为僵尸来了。一个个皮肤灰白,骨瘦如柴,只穿一条旧黑色短裤,目光呆滞(其实它没有眼珠),牙齿,头发完好。嘴唇苍白。每只手里都握了一根长棒子,棒子顶端有一块尖锐的石头。
听起来超酷,但当你被一群这玩意儿追的时候,你就不会这么认为了。
一群僵尸军团浩浩荡荡地在临川进攻当地一所小学。为首的是一个身穿银甲,手捏钢叉的僵尸。它驾着一台机甲撞开了校门。那机甲倒蛮酷的:中间是一个巨型的正方形,上面钢铁交错,中间有一个玻璃罩,里面正坐着那个僵尸首领。正方形两端有个巨型轮胎,上面匡着铝带。机甲前面有两个巨型钢夹子。这个机甲威武无比,无人可挡。
所有学生冲了出来,可因为僵尸堵住了唯一的出口又缩了回去。但是,有一个男同学却没有回去。他怒目圆睁地瞪着僵尸们。一步一步靠近它们。有的老师企图把他拉回来,但惧怕僵尸不敢。
他叫李明启,十一岁。启本有个幸福的家庭,可父母遇车祸,他成了孤儿。一个远在上海的远亲想收留启,但启不肯,他要待在临川,远亲只好寄给他生活费。经济有保障,但剩下的活儿就要启干了。而启却把家打理的井井有条,令人称赞。
此时,坐在机器里的僵尸首领见到他,对天狂笑,说:“你就是李明启!”启有点惊讶,说:“正是!”首领说:“我是波洛特,尸鬼军团的首领。你,不愧是预言中的烈焰侠者。”启冷笑说:“烈焰侠者我不懂,不过我知道你们这群什么尸鬼残杀百姓,横行霸道,我李明启看!不!惯!”大家十分称赞启的英勇,同时也为他命运捏了一把汗。波洛特大怒,吼道:“大胆,尸鬼们,上!”一群尸鬼举起木棒,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冲了过来。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白影翻了过来,启定眼一看,是一个身穿素色白袍,戴着一个白色口罩,头顶一个斗笠的年过七十的老人。他手里迅速转着一个大概是钛制的杖,杖头与杖柄之间嵌着一块白色白宝石,十分耀眼。杖柄刻八字,乃:钛之神杖,奋反尸鬼。波洛特见他,冷笑道:“周骨头,你翻个跟头牙不会掉吗?”姓周的老人大声说:“会掉也能干掉你。”说罢,挥动钛杖,打翻了两个尸鬼。一个尸鬼高高举起木棒,想砸老人。谁知老人将杖一挥,木棒立断。老人再踹它一脚,它便爬不起来了。一一群尸鬼围住老人,老人将杖一旋,尸鬼全倒。波洛特大怒叫道:“该死的,全给我上!”尸鬼蜂拥而来,眼看情况紧急,启准备拔刀相助。这时,老人却腾空一跃,在空中一翻跟头卷起了耀眼的白光,像一个横置的小型白色龙卷风,猛地扑向尸鬼,尸鬼全部被冲散。波洛特冷笑说:“周骨头,牙掉了吗?”周老人“哼”了一声,说:“掉了,砸死你。”他拿着钛杖,突然杖上的宝石亮起了白光。老人一挥杖,一道白光从杖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地冲向尸鬼们。只听“轰”的一声,尸鬼大部分倒了,只剩几十个战战兢兢地躲在机甲后面。波洛特说:“就让你今天收个侠者,下次,我带大军,你带个侠者,我们决一死战!”说罢掉转机甲,走了。
启准备追,老人用杖拉住他,大声说:“不要命了?去追?那儿有数万的尸鬼,去送死?”启大叫:“它们杀害百姓,该死!”老人踹他一脚,用杖顶住他,他爬不起来。老人说:“你连我一脚的攻击都吃不消,你这样也敢去追杀?我都不敢!”说罢,放了启。
启爬起来,揉了揉被压痛的胸,静静地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他问:“那么你是谁?”
老人说:“我姓周,你可以叫我周大师……”
“哼,大师!你以为什么人都能称大师!翻两下跟头厉害是吧!至于白光,你拿了手电筒?不过也不得不说,你在制作特效方面不错。”启冷笑说。
“哼!没礼貌!”老人又一脚把启踹翻,说,“你是烈焰侠者,不过你没发挥自己潜能,需要我帮忙,你熟思后,到你学校左面三千米处,那儿有座较高的山,你沿着一行树行走,然后你会看到不是很明显的台阶,中途,你会发现有一大堵石墙,中间有个上了铁链的木门,我在屋里随时等你,你到时敲门便是。”说罢,他离开了。
启十分惊讶。那地方荒无人烟,无人近。不过他没多想,下了决心要去……其实,他认为,那老人是骗子再走不迟。想罢,他更决定了。
第二天,启没去学校--或许永远不去了。他背了个旅行包,里面装了一些衣物生活用品以及书本。他打算抽空读书。
离那还有九百多米时,一路上杂草丛生,不见人烟,幸好此时深秋,没多少野兽。到了山脚下,他找到了一行枯萎的树,旁边有不是很明显的泥土台阶。启扶着树上了山。约莫半小时,在山腰上发现了一段半路,前面有一堵很大的石墙。他走了过去,果然发现一扇木门,被铁链拴住,上面有着一行淡淡的墨迹,写着:有意者进,无意者离。若欲进此,拜我为师。启熟思片刻,敲了敲木门,大喊:“大师!我是启。”铁链“啪”得一响,被抽了进去。门开了,此时老人换了一身朴素的便装,说:“请进。”
启进去了,发现这很像四合院,不过中心太大了。周大师从南边屋里拿出了一身紧身服与一个头盔,说:“这是你的战斗服。”
启接过一看。头盔很像--其实就是一个摩托车只露眼睛的安全帽。全部红色,盔顶上印着一个金色的“火”字。衣服呈浅红,一件火红的披风系在衣服上边印着“火”字的纽扣上,没拉链。衣服剩下部分则是两道从肩上引下的两道火焰,还有对护肩,是金色的。裤子颜色为浅红,与衣服相映,上面绑着红 带还有咖啡色的护腿。鞋子则是一双红色运动鞋。
启穿在身上,正好合适。他十分惊讶,摘下头盔问:“这么巧?”周大师说:“你是预言中的烈焰侠者,寓言卷上写了你身高,体重。从此开始你的侠者道路吧!”

二、宜黄河风波
周大师继续说:“其实你有高超的格斗术,而且会我那招‘云跃翻跟术’。只不过你内在的潜能未爆发。现在,认识一下你队友。”
南面房门应声打开,四名装束与启差不多的四位男生走了出来。他们披着各色披风,纽扣与盔顶上的金印字也不同。是:绿木,蓝水,黑土,银金。
连上自己,正好五行。启心想。
大师一一为启介绍,他们按上面的顺序,分别是孙世杰,欧阳临,赵为鹤,丁礼航。
大家互相熟悉后,周大师从屋内取出钛杖,说:“时间紧迫。我们现在要去宜黄河争取临的啸水棍!”启奇怪地问:“啥啸水棍?”临说:“七大元素武器之一。传说唐朝之时,唐太宗曾命令全国铁匠为自己打造七件兵器。其中有个铁匠家里家传着七大元素石,分别为火、木、水、土、金、风、钛。他借用这七大元素石打造出了七件兵器:剑、刀、棍、捶、斧、镖、杖七大兵器。可在他打造前之时已有铁匠把用生铁做的兵器献给了唐太宗。唐太宗见它们削铁如泥,眉开眼笑,不再看别的铁匠的兵器。那个铁匠十分失望,把七件兵器藏在了临川七处。而所有武器位置大师都知道。劲钛杖就在这山上,被大师已取,他觉得这无人来往便在这建了院子。啸水棍在宜黄河的某一个靠岸水域,在每年11月15日会有一个虚空的传送门,覆盖在那水域。肉眼看不到,但都是掌握了具 置,只需到那跳下即可。”临说了一大堆,最后问:“大师,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没有,你说得十分正确。今日正是11月15日,而波洛特也掌握了那儿的位置,我们要尽快去争夺。”大师说。
去宜黄的大巴上,六人一言不发。鹤对杰说:“别人看我们一定会认为我们有病。”“肯定会。”临替杰回答。
车上所有人都望着后排六个怪人,航甚至连头盔都没摘。
启拍了拍航:“幻金侠者,你也把头盔摘了吧!”航见到车上这么多人瞪他,急忙摘了头盔。
到了宜黄河你那儿一人也没有。也许今天太冷,或许别的什么。总之启有不好的预感。
周大师带领大家沿着宜黄河行走,突然停了下来。临问:“这里吗?”周大师说:“嗯,错不了。”说罢,他往水里一跳,消失了。
临吃惊地说:“真有这事!我还以为大师骗我!”临也一跳,消失了。紧接着,剩下的人跟着进去了。
他们发现自己在以片竹林里,出口应该是身后的一片水区。空气含着露水味,竹林茂密的不见天日,不过有一些被打歪了。航盯着脚下的湿土,说:“尸鬼们来过了。”
大家一看,果然,脚下有杂乱不清的脚印。
大家急忙跟着周大师奔跑,一路上竹子东倒西歪。突然,从前面的路上隐约看到了几个尸鬼。启他们本能地停下来,但大师却追了上去。尸鬼们有所反应,举起木棒朝大师冲过来。周大师边冲边挥舞劲钛杖,靠近他的尸鬼全部被打翻。
“厉害!”启激动地大叫,杰想阻止他,迟了--尸鬼们冲他们五人过来。
“天呀!它们有木棒,我们只有手套!完了完了!我们要见……”航大叫,没叫完,挨了四个伙伴一记白眼。
尸鬼冲了过来。启一边跑过去,在四个伙伴吃惊的目光下,用尽全身之力打在一个尸鬼头上。尸鬼扔了木棒,抱头呻吟。启捡起木棒,扫向下一个尸鬼,哪知尸鬼一手抓住木棒,一抬,启连木棒一起飞到空中。启连忙松手,掉了下来。他双手撑地,对着那个尸鬼来了个倒立扫腿,尸鬼翻倒了。启捡起木棒,对着尸鬼一阵猛打。他在尸鬼群里左冲右撞,十分威武。
伙伴们也不甘落后,纷纷抢了尸鬼武器作战,不一会儿,几十只尸鬼被消灭了。
此时周大师被几千只尸鬼逼了回来,尽管他武艺高超,但尸鬼实在太多了。五位侠者急忙奔来。突然,周大师大叫:“趴下!”说罢,将杖一挥,一道白光从杖挥出,轰向尸鬼群,“轰”的一声,尸鬼倒了一大片。周大师仿佛想到了什么,急忙对侠者们说:“你们快去争夺别的元素武器!波洛特在声东击西!启去临川X中东门对面,那儿有座破庙,庙里有你的烈焰剑。杰去庙旁的土坡上,坡上有一丛灌木,灌木下伸出埋藏了韧木刀。鹤去抚州名人雕塑园,里面有座人工假山,假山有个暗道,你钻进去那里有坚土锤。航区湖南乡春光村去打听一户黄姓人家,那屋子没人居住,你翻墙到后院,一棵树下的深草丛里有幻金斧。临留下与我去取啸水棍。”四人领命而去。
周大师不停挥舞劲钛杖,不时用“云跃翻跟术”解围。突然尸鬼们停了下来,迅速站好队排成两边。周大师与临也停了手。波洛特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个双节棍,就是啸水棍。锁链中间嵌着一块蓝宝石,双节棍两边各刻四字,合读乃:水于柔弱,猛攻机器。波洛特大笑,说:“老骨头,来晚了。”周大师说:“劝你别使用。”波洛特冷笑:“吓我?我偏用!”说罢,他挥舞啸水棍,啸水棍泛起了蓝光。这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蓝光穿透了波洛特手臂,波洛特痛得大叫。波洛特把啸水棍扔了,坐在地上捂着手臂呻吟。众尸鬼急忙去扶,临趁机抢了啸水棍。众尸鬼无心恋战,急忙后退。周大师没追赶。
周大师对临说:“我叫他们去取,很难胜。我们快回临川吧。”说罢,两人迅速奔向幻境出口。

三、取武器连遭失败
话说周大师交代四人后,四人立刻照办,各自乘车。
启与杰坐车回到临川。到了那儿,启在路口与杰分了手。启赶往破庙,只见警灯闪烁,便明白了:武器被取走了!启挤进人群,紧贴隔离线。警察拿着相机对着破庙一直拍,收集线索。一大群记者蜂拥而来,采访警察与附近居民。启听见一个老人说:“我在阳台晒衣服,突然隐约听见叫声,越来越大。我探出头一看,没把老命吓死--一大堆拿木棒的僵尸呀!它们进了破庙,抬出了一把剑一样的东西,迅速走了。”
启听完,十分懊丧,退回路口,发现杰也沮丧的一屁股坐在人行道上。见了启,他问:“失败了?”“嗯……”“我到那,看见许多人围着,我挤进去,发现灌木丛散落,里面有个大坑。我知道武器被取走了,便回到这儿。”杰抱怨说。
启叹了一口气,说:“现在我们回约定地点吧!”“只能这样了。”说罢,两人马上搭车去约定点--抚州梦湖。
鹤也不走运。他还未进入雕塑园,出租车就被一群横穿马路的尸鬼群挡了。鹤想追,可他知道自己不是它们的对手,只好沮丧地去梦湖了。
航他坐大巴一路颠簸来到了春光村。他晕车,直想吐,可一下车还是奔去村口。当他踉踉跄跄地来到村口时,只见迎面奔来了一群尸鬼。他顿时明白了,急忙跳入旁边的灌木丛。尸鬼奔跑声在他耳边过了好久才散去。航想去探探它们的窝底,又担心伙伴着急,便撕下一张纸用身上带的笔写道:别担心。写完,他放在村口,拔腿就跟着尸鬼们跑。
三个伙伴在梦湖等了好久也不见航,料到出事了。它们乘车急忙去春光村。到了村口,他们看到了那张纸条,不知怎么是好。便在村里休息一下,等航回来。

共 158 7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传奇的色彩很浓郁,僵尸大战形象逼真,像在看一部宏大的电影。小说笔调玄妙,空灵,一场轰轰烈烈的僵尸大战酣畅淋漓。小说中的情节描写细腻,人物生动突出。混看似云里雾罩,却有一定的内涵,一群失去父母的伙伴并肩与僵尸作战,战在天地间展开,血雨腥风的场面,跌宕起伏的情节,让读者回味无穷。小说运用了穿越,让故事更具传奇色彩。不难看出,人鬼的较量,正义必定战胜邪恶。文笔顺畅,欣赏!【编辑:阳媚】
1 楼 文友: 2017-0 -16 21:1 : 0 友友, 你一定是一个九零后,写的传奇让人惊叹!问好,期待你更多佳作!
回复1 楼 文友: 2017-0 -17 08:48:58 您好,我是孩子的妈妈,是我替儿子投稿的,因为暂时还不想他接触太多电脑,儿子陈骜峥2005年出生,这是他2016年11月份写的他认为的小说,由于我是学理的,对这方面真是没办法帮助他,但他偶尔却挺喜欢写,幸得有贵网站这么好的平台,谢谢你们,辛苦了!腰脱的治疗方法都有哪些
痛经可以喝益母颗粒吗
温州治疗牛皮癣费用
友情链接